网络诱惑下的农村妇女,我们应该批判QQ和微信吗?

发布日期:2015-12-30 / 阅读次数:2749

“21世纪初的打工潮让我们村的女孩,十有六七嫁到了外地;而电脑上网、手机微信,又让留守在家的年轻媳妇,离家出走了。”说这话的,是在冀南农村一墙根底下唠嗑晒暖的几位中年妇女。她们从身边事件中得出的感觉,直白地概括了当下农村女性生活的一种状态和倾向。本世纪初,很多农村女孩去往繁华的城市打工,正值情窦初开的年龄,同龄异性的相遇与相处使她们原本限于家乡故土的婚姻,改变了地点和方向。而眼下,猝然到来的网络交友、微信,又让留守在家的年轻女性,荒芜孤寂的心灵开始长草。越来越多的少妇、少女离家出走事件,正冲击着农村脆弱的家庭。如何帮助年轻一代安全度过“网络洪水”期,也许是我们不能回避的一道时代难题。

  女性离家出走四部曲:压抑空虚上网出走

  “让我的爱,陪着你直到永远”,这是歌曲《知心爱人》最开头的一句歌词。在很多农村,结婚时兴电视点歌,在县级电视台,这首《知心爱人》是点播频率最高的。然而,当他们真正进入婚姻,生活由甜蜜归于平淡,柴米油盐再加上常年留守孤寂的生活,如何“彼此保护好今天的爱”成了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。

  秋冬赋闲,邢台任县农村田野深处的村庄显得寥落下来。但村里一个年轻媳妇离家出走的事正成为一种谈资,在那些长辈间传播开来。小梅(化名)最近从家里出走了,随她一起失踪的,还有她两岁的女儿。在外打工的丈夫从百里之外赶回家后,在家的父母则提到小梅更多的事情:好几次,孩子在屋里哭闹,而小梅却像没听见似的,只顾自己看电脑或手机。作为长辈,他们不懂网络里面的东西,但从乡邻的议论中,他们隐隐约约感到媳妇的忽然出走绝对与上网和手机有关。

  虽然媳妇离家出走的事,在当地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,但百姓对此事的热议却久久不息。让这些长辈们忧心的是,自己家的孩子(女儿和儿媳)有一天是否也会做出这样的事情。因为,在农村,现在手机和电脑已经和80年代的手表、电视一样,是结婚必备的大件,这也意味着,网络已经从这一代人开始完全走进了家庭。如何让涉世不深的孩子,不受网络不良信息的影响,避免误入歧途,他们忧心如焚却又无可奈何。

  李玉斌是河北某电视频道“非常帮助”的特约调解员,曾参与过数起农村女性离家出走求助案例的调解,他将女性离家出走的过程概括前后相连的“四部曲”:压抑空虚上网出走。

  李玉斌说:随着“男子在外打工,女子在家留守”成为农村社会的常态,家庭的分工也基本成了这样:女子在家侍弄家务、照顾孩子,公婆负责耕种田地。而这个家庭的顶梁柱因为常年在外打工,半年甚至一年才回来一趟,基本上成为一个“名誉”或者“名分”。由于这些男性在外从事的多是重体力劳动,每天一般要工作十到十二个小时,晚上吃完饭已经很晚了,很少有人打个电话给家里,问问情况,与爱人聊聊天。长期不归,又缺乏情感交流,女性精神和生理上都处于一种高度压抑的状态,生活空虚,因此许多女性选择上网聊天寻找倾诉对象。网上聊天,异性网友是最好的聊天对象。这些虚拟空间的男人或是谈吐不凡,能说会道,能很快赢得女性的芳心;或是在女性受到委屈和压抑时,特别能安慰她们,事事说到心坎里,而成为少妇的知音。久而久之,从谈话到视频,他们成了这些女性比丈夫还要亲密的朋友。当家庭和个人情绪出现些许变故时,女性就会忽然离家出走。

  当“网络洪水”遭遇“留守家庭”

  频频发生的女性离家出走事件,到底是怎样的一群人?

  他们生活的家庭是富裕?还是穷困?从性格来讲,她们是浪漫聪明的一群?还是罕言寡语?

  她们的出走是缘于物质所需?还是为了寻求精神刺激?她们出走之后的结局又是如何?

  河北省社科院社会发展所副研究员樊雅丽和全国优秀调解员李玉斌,在分析了众多出走案例时,都有如下印象:

  1、离家出走女性,家庭生活条件一般较差;

  随着城镇化的快速推进,城乡差距日益增大,相对低下的农村生活条件和生活质量水平,让女性对眼花缭乱的物质生活十分向往。对于这些女性,网友的几句允诺诸如:买车票、买衣服、出去玩,就成为成功诱降女性的“金苹果”。通过交友获得一定的物质享受,是许多女性离家出走的原因。

  2、文化知识水平普遍较低;

  离家出走的妇女大多只有小学或初中水平,文化水平不高,使得她们对网络的特征和复杂性了解不够,对出走可能导致的后果缺乏考虑,对异性的花言巧语缺少分辨能力。

  3、性格内向,有些甚至是罕言寡语;

  性格内向的人,不善于与人交流,心中的压抑得不到有效释放和纾解。在适合的情境下,特别容易做出一些石破天惊的事情。而性格开朗的女性,会将心中的苦闷向别人诉说,自我化解心灵危机。

  4、现实情感缺失和精神空虚。

  众所周知,女性对新生事物较为敏感,更乐意去尝试,在感情方面比男性更重视,也更为专注。当男性打工离开以后,通过网络聊天是许多女性寄托感情的渠道。

  19世纪挪威剧作家易卜生的剧本《玩偶之家》,讲述的是一个叫娜拉的女子离家出走的故事:娜拉起初满足地生活在所谓幸福的家庭里,但是她竟觉悟了,她感到自己是丈夫的玩偶,而孩子又是她的玩偶。于是她离家出走了。五四新文化(300336,股吧)运动时期,娜拉一度成为“女性解放”的代名词。对于娜拉出走之后的情况,鲁迅先生曾经做过题为《娜拉走后怎样?》的讲演,在这次讲演中,鲁迅提到娜拉出走后的结局当是两种:一是回来,二是堕落。鲁迅先生讲道:因为,从事理上推想起来,如果一只小鸟,在笼子里固然不自由,而一出笼门,外面便又有鹰,有猫,以及别的什么东西之类;如果从幻境真正走入生活,那么,娜拉一是回来。倘若没有回来,又没有独立生活的能力,那只能是走进妓院,堕落了。

  同样,在现实众多的农村女性出走案例中,在了解了网友的真实面目,或者不幸失身失财后,大部分的女性又重新回归家庭。“幻境之妙,十倍于真”(李渔语),而真正的生活却仍是柴米油盐。无论是归来,还是继续出走,对女性来说,都是一种青春的疼痛,是需要用时间去忘记的。尤其是那些失身、失财的案例,虽然犯罪分子也受到法律的惩处,但对受害女性和其家庭来讲,无疑是一抹永远挥之不去的阴影。

  提高女性自尊自爱意识,不要轻易打开你的视频

  网络对农村女性的负面影响,已日益显露。在网络环境下,如何既享用它的便捷、丰富,又让农村女性不受负面影响,避免此类事情的发生?“现在有好多男人用视频聊天,也专找那些用视频聊天的女人。对那些说话带脏字、乱发不健康图片,并一再要求你用视频的网友,应立即删除,或打入黑名单,千万不要怜惜。”

  在天涯社区,类似上面内容的帖子非常多,其受关注程度也非常之高。如何远离来自网络虚拟空间里的黑手,“自尊、自爱、自强、自立、自信”,是网友一致的声音。一位女性网友在论坛中陈述:“懂得自尊、自重的女人会得到男人的尊重;懂得尺寸的女人,会让男人敬而远之,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;懂得自尊、自重的女人不仅仅能保护自己,同时也不容易让男人作践……一失足成千古恨,我希望天下所有的女人都学会珍惜。”

  了解网络的两面性,用一些上网聊天危害夫妻感情的案例来教育年轻女性。此外,众多网友还提到,要对网络上打着“新潮”“前卫”“开放”旗号的各种各样的物质主义、金钱至上等价值观念以及婚外恋、婚外情、性交易等,予以贬斥,帮助处于价值观迷惑期的女性分清善恶,明辨是非。

  在县城和乡镇开展以网络和女性为主题的讲座。前不久,一场针对高校女生,以“自尊、自爱、自强,做美丽阳光女生”主题的青春期女生心理健康讲座,受到了网上e族的欢迎。讲座从三方面描述了“美丽女性”的标准:一、爱惜自己的身体;二、维护自己的形象;三、关注自己的未来。这种知识普及式的讲座,对农村的青年女性来讲,显然比传统的家庭伦理道德约束,公婆父母隔代人的斥责和管护要有效得多。

  而“帮大哥”李玉斌则提到:既然女性的出走是由于情感空虚造成,那么加强沟通,疏导不良情绪,笼络女人心,也是男人们的责任。男人应当把女人的心当成一片阵地,意识到你不去占领就有别人占领。

  净化网络环境,注意舆论导向

 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,细胞能正常发育,整个肌体才能健康地成长。如何让迷恋网络的农村女性守好底线,要靠教育,靠亲情,靠自身知识和文化的提高。因为,个体的自觉才是防范农村女性离家出走事件发生最保险(放心保)的门锁。

  但社会各方面也应积极有为,为农村女性寻找创业就业机会,组织有益身心的文化娱乐活动,让女性的目光和视线从网络屏幕上扭转过来。河北省社科院樊雅丽副研究员针对众多农村女性出走事件,提出如下建议:

  政府部门要加大投入,丰富农村女性的文化生活。加强农村精神文明建设,发展各类农村群众文化,丰富和活跃农村女性的文化生活。在农村社区建立健身场所、文化站、活动之家等文体场所,组织妇女参加健身舞等文艺活动,鼓励农村妇女成立业余文艺演出队。要不断加强农村文化体育基础设施建设,完善农村公共文化服务体系。引导她们正确地使用网络,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。

  加大培训力度,为农村中青年女性提供更多的就业、创业机会。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如果工作或劳动消耗了人的精力,她们就没有上网聊天的闲情逸致了,如果能够在工作和劳动过程中体验到成就感,人的精神生活也就丰富了。这样就会大大减少因精神空虚而导致的网络聊天,也会减少因上网导致的一些问题发生。

  农村人口占据着我国人口的三分之二,农村稳定才能长治久安。农村的文明,才是真正的社会文明。利用电视、报纸、网络等媒介工具,倡导正确的文化价值观,十分紧迫和必需。《我的野蛮女友》带出了一批野蛮女友,而《还珠格格》中一句“家和万事兴”,则让许多家庭化干戈为玉帛。“享受网络带给我们的轻松愉快,远离网络上的不良信息!”众多人士如此号召。